[在外汇市场]亚洲的性与艾滋(下)

2020-12-16 15:07   作者:   来源:配资之家

    找到曾毅很不容易。他的身份是中科院院士、艾滋病研究专家、中国预防性病/艾滋病基金会会长。自1984年开始对艾滋病流行的研究后,多次就控制艾滋病蔓延上书中国政府。记者连续5天尝试与他确定采访时间,直至10月19日终于接洽上。 

    记者:你曾经不止一次地警告说,如果不迅速采取措施,中国的艾滋病将大规模流行。如果这种大规模流行成为可能,其主要传播途径会是什么? 

    曾毅:肯定会以性传播为主。首先,第三世界尤其是非洲、亚洲艾滋病的传播,平均约有85%都是通过性接触传播的,中国不存在例外。其次,近几年性病患者在不断增加。以1999年为例,当年报告新的性病患者为83万,实际在那一年感染性病的人数约为400万到800万人,这意味着艾滋病传播机率的大大增加。另外,从中国艾滋病哨点监测的情况来看,感染艾滋病的比例在逐步上升。中国的卖淫嫖娼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控制,加上庞大流动人口的背景,艾滋病经过这种途径传播的速度将是异常惊人的。 

    记者:中国的色情业目前呈现什么样的情况? 

    曾毅:据估计色情业服务者可能有几百万,真实的情况谁也无法统计清楚。但性病患病人数的不断上升,正说明色情业并未得到很好的控制。 

    记者:有没有比较好的办法来解决性传播艾滋病对中国造成的威胁? 

    曾毅:政府要大力“扫黄”,这是肯定的。但从另一方面讲,卖淫不是个人问题而是社会问题,地区的贫穷使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方式。因此,对卖淫女这个群体采取干预措施(如发放安全套),进行艾滋病预防知识的教育,显得特别重要。 

    记者:对性传播艾滋病进行控制与预防,在现实工作中会碰到哪些问题? 

    曾毅:过去的确有些困难。比方说你在大学校园里公开出售安全套,就会有人出来指责,更不用说给卖淫女发放安全套了。在具体实施过程中,这种行为常常会被认为是对卖淫嫖娼的承认,甚至有时候安全套还被作为卖淫嫖娼的证据。去年2月,我们以中科院名义曾专门就此给国务院提议,提出要消除不利于艾滋病预防的因素。现在问题有所好转,表现在最近出台的《在外汇市场》中。 

    记者:《在外汇市场》能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吗? 

    曾毅:《在外汇市场》提出:“要推行社会营销方法,健全市场服务网络,在公共场所设置安全套自动售货机,利用在外汇市场生育服务与工作网络大力推广正确使用安全套。”这等于默认了一个事实:可以在卖淫女群体中进行干预措施,推广安全套。实际操作中有了基本准则,这无疑是一个进步。 

    记者:如何有效地阻止艾滋病在中国的流行? 

    曾毅:最近中央政府专门讨论了艾滋病的问题,提出在目前没有有效药物和疫苗的情况下,要增加投入,以预防教育为主。但是,虽然中国已提出拿出9.5亿来进行采供血设备的改造,每年拿出1亿元来进行艾滋病的预防和研究,但每年的1个亿显然是不够的。现在对艾滋病的宣传的重点集中在12月艾滋病日前后,集中在城市,却忽略了最广大的农村。 

    -亚太地区:毒品、性与艾滋 

    亚太地区总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60.7%,达36亿。统计数据显示,2000年底,这个地区已有640万成人和孩子感染或携带艾滋病病毒,共有72万人死于艾滋病。 

    南亚、东南亚的情况更为严重,感染或携带艾滋病毒的人数达580万,成人感染率是0.56%,其中13%是女性。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研究资料显示,艾滋病的高发国家为柬埔寨、缅甸、泰国,也是亚太地区全国感染率超过1%的三个国家;HIV的中等感染国家为印度、马来西亚、越南等;印尼、中国、菲律宾是低感染国家。性接触,注射毒品是这一地区艾滋病的主要传播方式。某些地区,不安全的供血也是一个主要因素。 

    -艾滋病的流行阶段 

    开始传播阶段:在所有可以得到其有关资料的所谓高危行为群体中,艾滋病病毒流行率都低于5%。 

    局限流行阶段:艾滋病病毒流行率在一个或多个所谓高危行为群体中已经超过5%,但在那些去城市产前诊所的孕妇中仍低于5%。 

    普遍流行阶段:原来的高危行为群体中的艾滋病病毒传播已经达到严重程度,而且病毒的流行已远远超出这些群体。在那些去城市产前诊所就诊的孕妇中,艾滋病病毒流行率已达到5%或5%之上。 

    (资料来源:《在外汇市场》) 

    -中国重灾区:云南、新疆、广西 

    云南云南自1989年在边境地区的静脉吸毒人群中检出146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后,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不断上升。至去年9月底,累计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数已达8317例(含外国人),占全国的40.16%;艾滋病病人351例,占全国的47.37%;因艾滋病死亡269例,占全国的67.76%。而据专家估计,该省艾滋病感染人数目前已超过5万人。云南艾滋病随着毒品流向,西北进入新疆,向东进入广西。 

    新疆新疆卫生厅通报的新疆艾滋病蔓延的现状称:新疆艾滋病患者逐步上升,分布区域逐年扩大,到去年底已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4436例,居全国第二位,仅次于云南。新疆16个地州都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分布,其中乌鲁木齐市和伊犁地区比较严重。 

    广西广西艾滋病监测检测中心的资料显示:广西目前已被确认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超过2000例,成为继云南、新疆之后全国第三大艾滋病被感染省区。目前,广西有50多个县市发现了艾滋病感染者,吸毒人群感染者超过10%的有二十多个县市,南宁市吸毒人群感染比例超过12%。在广西引起注意的另一个事实是,研究者在色情业者中监测出了较高的艾滋病感染率。本月亚太地区艾滋病大会的一份报告说,去年第二季度中国广西9.9%的色情业者被监测发现感染艾滋病毒,但这一数字在第四季度已增至10.7%。 

    -亚洲HIV/AIDS目前感染分布(估计感染数) 

    1.中国 

    60万人69%通过静脉吸毒传播近7%经性传播 

    2.印度 

    400万人80%以上通过性传播 

    3.泰国 

    100万人82.5%通过性传播全国感染率超过1% 

    4.柬埔寨 

    20万人以性传播为主全国感染率超过1% 

    5.缅甸 

    60万人以毒品和性传播为主全国感染率超过1% 

    6.越南 

    28万以性传播和毒品传播为主 

    7.孟加拉国 

    2万人性传播为主 

    8.菲律宾 

    3万人性传播为主 

    9.印度尼西亚 

    7万人性传播为主 

    10.巴基斯坦 

    10万人 

    11.马来西亚 

    6万人 

    12.尼泊尔 

    5万人 

    13.老挝 

    3000人 

    (资料来源: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) 

    (附文) 

    亚洲艾滋病及选择 

    -缅甸“艾滋病的传染是敌人制造的” 

    在亚洲,当柬埔寨和泰国合起力量和资源来对抗艾滋病的传播时,而缅甸的将军们却选择了另一不同的策略。 

    缅甸是一个拥有4500万人口的国家。根据联合国HIV规划署(UNAIDS)的报告,在1999年底,该国约有53万人染上艾滋病。但许多专家怀疑实际人数应高得多,因为该国部分地区因种族冲突而对外来者关闭。 

    “很明显,缅甸的传染率相当高。”联合国HIV规划署副常务董事库尔·加塔姆警告说,不久缅甸的状况可能会与非洲国家相匹敌。因为缅甸大规模生产海洛因滋生了大批沉溺毒品者,其次是快速增长的商业性交易。 

    缅甸当地最强大派别之一的智囊首脑Khin Nyunt对HIV传染并没当回事。1999年他在一次全国性的健康部长会议上说,只有25万缅甸人HIV呈阳性。并称艾滋病的传染是敌人制造的。联合国艾滋规划署估计,至1999年底,约有48000名缅甸人死于艾滋病,43000名儿童因为艾滋病成为孤儿。 

    -越南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宽容色情业 

    越南官员8月17日称,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一次会议上呼吁越南对“性产业”采取更容忍的态度,但越南仍将对色情行业进行2个月的打击。法新社报道说,越南胡志明市在对该市一些色情场所进行了新一轮的检查后,本周又关闭了两家夜总会。河内也在上个月暂时关闭了3家夜总会。 

    越南的官员们称,这是因为这两个城市的卖淫和吸毒现象日益严重。官方数据显示,胡志明和河内两个城市集中了该国50%的色情服务人员,这些人多数在夜总会和卡拉OK厅进行活动。 

    在越南严厉打击色情业的同时,由越南主办的一个世界卫生组织会议却在呼吁对“性产业”采取更容忍的态度。 

   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呼吁越南使色情业合法化。他们认为这样可以避免色情服务者处于地下活动状况,这种状况会使她们得不到应有的健康教育,从而使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更为泛滥。世界卫生组织一名官员坚持说,世界卫生组织并不是在宽恕色情业,而是在努力清除色情业。 

    目前,越南政府每年用于防治艾滋病工作的经费十分有限,约为400万美元,平均每人每年0.5美元。 

    -菲律宾规范管理女性性工作者 

    菲律宾最近的监测数据显示,这里通过性接触的HIV感染率非常低,在被监测的女性性工作者中,只有一例突发的HIV感染者。1996年至于2000年的监测结果,菲律宾的女性性工作者HIV感染率没有超过0.2%,1999年只有0.07%。而性接触传播艾滋病是不少国家最主要的传播途径,在其他亚洲国家这个比例相当高。 

    菲律宾对女性性工作者进行登记管理。自1997年就开始的一份监测报告显示,在已登记的女性性工作者,安全套的使用没有明显变化(1997年是64%,2000年是65%)。菲律宾性工作者的频率较低(1999年为每周2.2~3.5个)。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,13%的男性有两个或更多的性伴侣。与他人共用针头的吸毒者的比例也从1997年的77%下降到2000年的52%。 

    艾滋病没有的大规模流行,应归功于政府对病毒传播趋势的早期认识、对相关领域的动员以及有目的的措施。在菲律宾搜集的HIV/AIDS监测数据支持了这样一个基本结论:在菲律宾,并未发生大规模的HIV传播,即使在男同性恋者、吸毒者和女性性工作者这样的高艾滋病发病区。在菲律宾,HIV的低感染率和低速增长,与在性接触中HIV的低感染有关。 

    -印尼婚外性行为强制使用避孕套。 

    印尼伊里安查亚省在外汇市场对婚外性行为实施强制性使用避孕套。据印尼《在外汇市场》引述省长索洛萨的话说,强制性使用避孕套,旨在阻止艾滋病传染。他没有具体说明将如何执行上述管制令,只说违犯者将被处罚。 

    管制令最终会覆盖整个伊里安查亚省,当前初步的目标是感染风险高的地区。 

    伊里安查亚是很多大型捕鱼公司的基地,这些公司雇用来自外国的渔民,是印尼艾滋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比率最高的地区之一,截至去年年底,该省有320宗艾滋病毒个案和107宗艾滋病个案。 

    事实上多年以来,印尼的HIV传染都未被发现,但最近来自印尼的资料显示,HIV传染在该国又增长很快。在3个地区,印尼的患HIV性工作者从6%跃至26%,而几个资料都记载,HIV在全国范围内注射毒品使用者中爆发。HIV还在捐血者中传播,捐血者被感染的比例也有明显地增长。